您的位置:首页 > 庞剑锋读曾国藩 >

庞剑锋读曾国藩

咨询电话:010-66219029
咨询电话:010-63131720

庞剑锋:要做好股市长期不涨的准备

战争的博弈对手是敌军,股市的博弈对手是政策。当然政策制定者不是敌军,而是人民的领导。很多人以为股市的主要博弈对象是市场情绪,是庄家或者主力,这是不对的。政策才是股市投资者首要考虑的博弈对手。因为市场情绪是不可捉摸的,政策路径是可以捉摸的;市场情绪对股市的影响是说不清楚的,而政策对股市的影响是明确的、显著的;依靠猜测市场情绪或主力庄家,少有成功的案例,而依靠对政策路径的把握而长期战胜市场的却不在少数。

在中国股市,政策干预的特征特别明显。而且股市政策的出发点主要是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问题,而不是扶持保护股市。中国作为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国,几千年来奉行重农抑商的政策。这种思想的当代反映是重实体经济,抑制金融行业。比如,今年以来,据说宏观的财政政策是减税,但是我们二级市场的私募基金已经被加了增值税。重农抑商的思想在股市上的具体化就是重视股市的融资功能而忽视投资理财功能。在这样的政策主导下,最近二十年来,中国股市呈现出“尖顶平底”的特征。比如,2001年的顶是国有股减持政策造成的,2015年的顶是去杠杆政策造成的。2007年的顶相对来说没那么尖,主要是受到房地产市场危机的所致。但是,和美国股市的顶比较起来,中国股市的顶都太尖了,太扎心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仔细看看历史图形,做个比较。再说底部,最平坦的底部就是2012~2014年构筑的底部了,整整花了两年多时间。其次是2008年的底部,在四万亿政策出台之后,股市仍然冲高回落创出新低,然后见底。2005年的底是技术分析中的经典双底,然而在中国股市已经最尖的底了。之所以“尖”,是因为那一次出现了罕见的专门针对股市的扶持政策,即股权分置改革。所以,说中国完全没有保护股市的针对性政策是不客观。只不过,总体而言,股市政策以融资功能为主,以“尖顶平底”为基本特征,与政策有密不可分的因果联系。

现在是2018年9月,中国股市在估值水平上又迎来了一次底部。我个人估计,这并不是牛市的开始,而是又一次平坦底的开始。

对当下的股票市场,我对政策的判断是,决策层有些急但不是特别急,所以底是平的。从2018年8月开始,股市多次跌破2700点而被拉回。再结合金融稳定委员会的等多位领导的公开表态,我估计政策已经有些着急,国家队已经出手救市。但是为什么说不是特别急呢?新股还是每周两三家的频率在发行,这是个标志。

平底时期,往往会见到很多不大不小的政策。这些政策往往会在一些灾难事件之后出台。由于中国的政策都是自上而下地开始,所以政策反应是滞后的。比如最近的信贷政策开始适度宽松,就是在互联网贷款平台大量坏账,成千上万金融难民涌现之后发生的。针对长生生物的假疫苗事件,又量身定做了一个退市政策。可能是民愤实在太大了吧。

政策的转变总在灾难后,这个特点自古就有。咸丰皇帝一直不喜欢曾国藩,又要曾国藩打仗,又不给他地方巡府的权力。曾国藩被任命为两江总督,是因为清军的江南大营被太平天国攻破了,清朝实在无兵可用,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湘军上。为了灭掉太平天国,不仅任命曾国藩为两江总督,而且给他巡府的人事推荐权。太平天国被平定后,为了灭掉捻军,清朝的正统嫡系僧格林沁大军全军覆没,清朝只好再次启用湘军。一度有三分之二的省份的最高领导都是湘军的人。

为什么要回顾这段历史?这段历史告诉我们,形势会逼着政策做出改变。因为以后可能会发生一件世界性灾难——美股不断下跌,引爆新兴市场(包括中国)的股灾。这样就可能会造成中国股市失去融资功能。那时,政策才会放出大招,结束这段平底的时期。由于中国股市已经处于低位,如果再跌几百点,比如到2500点,新股可能会破发。失去了融资功能,股市在决策者心中的价值就没有了,因为解决不了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多少点位都不是底线,这才是底线。看透这点,才能在股市永保青春。



合格投资者认定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谨遵《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相关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且满足《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合规投资者"标准之规定,即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 万元,且个人金融类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请阁下详细阅读本提示,并将遵守适用的有关法规请点击“接受”键以继续浏览本公司网站。


接 受 放 弃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824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35号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10-6621 9029